博客网 > 博客乱炖

 

蔚蓝有两位玩得比较好的朋友大刘和小徐。大刘和小徐是一个村的,两个人不仅平时一起上下学,而且成绩也都特别优秀。只是大刘当时家里比较困难,中途辍学。而小徐则是一路从高中读到大学本科,再从本科读到研究生。于是,两人的人生轨迹也从此有了天壤之别。

大刘辍学回家后,开了几年农用车,后来又几经周转,去过很多地方打工,家庭经济条件还算勉强。小徐则在研究生毕业后,相中了一位城里的姑娘,并且很快在大城市买房结婚生子,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。

当然,这些都只是外人的眼光。然而,当我在十年后再次与他们相聚时,却似乎有了完全不同的感受。

小徐虽然是大学副教授,但身体一直不太好。去年暑假,因为朋友孩子上学的事,蔚蓝曾去过一次他家。他们虽然住的是150平的花园式大洋房。但从我站到他家门口的那一刻起,我的心理落差就在不断加大。

那天去徐教授家,一出电梯,我就被他家门口摆放的一大袋垃圾和三个大鞋架,给震住了。鞋架狼藉不堪,横七竖八地摆满着各类鞋子,东一只西一只,晴雨雪天气和一年四季穿的鞋子全都有。甚至在某两个角落里,我还看到了特别辣眼睛的袜子。说实话,若不是小徐亲自下楼来接,蔚蓝真的不敢相信这就是我一直羡慕的徐教授的家。

进家门,我在沙发上落座,我便猛地发现自己屁股下面坐到了异物。站起来查看研究,原来在沙发凉席的下面有两包果冻,其中一个果冻已被我笨重的屁股压得飚了一沙发,包括我的西装短裤和一旁的墙上,全都是。

徐教授的太太C女士,见有客人来访,慌乱地趿着拖鞋从里屋出来。从湿漉漉的地板,还有她的一头乱发,很容易看出在我到她家之前,她正急匆匆地收拾过家里的卫生。

徐教授见此情景,一脸尴尬,不停地向我解释:“兄弟,我不知道你这么早就过来,反正你也不是外人,孩子放暑假,家里有点乱。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用眼神盯着C女士,并示意她清理一下刚刚的果冻现场。但C女士明显有些不高兴了,当着我的面直接回敬老公:“你家儿子干的好事,我也不可能天天盯着,晚些我再收拾吧!”说完,她就牵着宠物狗下楼遛弯去了。

C女士走后,我连忙劝慰徐教授:没事,我家里也好不到哪里去,特别是有孩子的家,都这样……怎么样?你最近身体还好吧?

和兄弟你这里我也不隐瞒,我就是这个老婆没娶好啊!我从来没见过有谁家比我家还要乱的。先前孩子住校的时候,也和这一样,根本好不到哪里去。其实她上班特别轻松的,只需早晚各报个到,上班也只有五分钟的路程。但她有点时间,就喜欢吃,然后就是追电视剧和整天买买买。你刚刚看到我家进门的那些鞋了吗?她和我结婚十年,从来没有洗过一次鞋,全都是穿了两三次就扔在那里的,而且基本上每两年就要扔掉一二十双。

还有,平时家里的卫生,我若不动手,家里就会成狗窝。刚结婚的那几年,我还能坚持,所以能担待我就多担待一点。但现在我在单位是分身乏术,回到家里根本不可能有精力去做这些破事,就算偶尔有精力也没心力,我真的是累了。

有时候我去外地出差,回来竟然发现我家儿子连续一个星期没洗澡。就算洗澡,她也是让他自己随便弄,有时候大冬天的,孩子洗完头竟然连头发都不擦一下,竟然让人家在头上自然干,孩子这样不生病才怪。

我家儿子的身体,现在也像我一样,动不动就感冒咳嗽,还有时候会发哮喘。我告诉过她,家里一定要保持干净整洁,特别是不能有太多灰尘,这样对孩子的身体有好处。但她就是听不进去,有时候最多也就坚持三两天……不怕兄弟你笑话,我家里这个女人,是又脏又懒还管不住嘴。

听完小徐的“牢骚”,我很自然地想起了另一个朋友大刘。大刘当年虽然因为家庭拮据,没有继续读书,而且娶的也只不过是一个,连小学都没有毕业的农村姑娘。但他老婆W女士身上,却有着中国传统女性的所有优良品质,勤劳善良朴素,其中最让他们村里人津津乐道的就是她的整洁爱干净。

我老家有个亲戚,就住大刘家隔壁。听亲戚说,只要天气好,他们家每个星期都会换洗床单,而且每次都会用米汤浆洗。大刘生的是两个儿子,再加上他自己长期在外干着体力活,所以家里三个男人的衣服都特别难洗。但W女士,几乎每天早上都是让三个男人装着整整洁洁出门的,有时候大刘衣服没穿好急着出门,W女士还会特意把他叫回来,重新帮他整理好才肯让他出门。

在我的记忆中,我总共去过他们家四次。有三次是因为去亲戚家拜年,然后顺便去他家串门。但每次过去,我家女儿都特别愿意在他们家呆着,而且还要赖着在他们家吃饭面再走。用女儿的话说:W阿姨弄的面条最好吃,味道鲜美不油腻,而且干净吃得特别放心!

还有一次去他家,是在四年前,大刘来A城住院,我和老婆顺道开车送他回家。但这次却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。可以说,我从未见过有哪户真正的农家,有他们家那么干净整洁过。家里虽然是普通的水泥地面,但地面上却感觉一尘不染,包括家里的桌椅摆放都特别合理整洁,甚至连藏在门后边的扫把都是特别干净的。我扶大刘去他们家卧室,被子枕头、衣柜、缝纫机,全都摆得井井有条,床上的床单连一点折痕也没有,还有挂在床头对面的液晶电视也是用罩子罩着的,下面未盖及的部分也是分外光亮。

最让我感到好奇的是,他们家养了好多鸡,但连那些鸡也似乎特别爱干净,不但不会从厨房那边跑到客厅来捣乱,而且在它们的常栖地也很少能看到鸡屎。

另外,最让我羡慕的是他们家两个儿子,老大今年上大一,西安的重点大学,老二上高二,县城上重点高中。两个小时候都特别调皮捣蛋的孩子,一眨眼功夫全都成为了男子汉,高高的个头,既斯文又有礼貌,坐在一边看聊,我们大人问他们一句,他们就回答一句,不卑不亢。

其实,我知道这全都是大刘那小学没毕业的老婆的功劳。因为大刘为了能给一家人必要的经济条件,自打结婚起,他就几乎年年都在外面飘着,根本没时间去管孩子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他们家两个儿子除了过年和暑假能见上,其他时间连见他一下都难,但不知道这两小子就一下子长大了。

不知道大家看完小徐和大刘的故事,作何感想?小徐和大刘都是蔚蓝曾经的好友,他们一个城市一个农村,一个普通打工族一个大学副教授,但他们却因为娶了两个不同的女人,便让人生从此有了完全不同的逆转。

小徐的老婆虽然贵为城里的千金,但在生活上却是出了名的邋遢,不但未能尽到为人妻的起码义务,而且给原本能够幸福的家庭增加了特别多的隐患。如:孩子的教育和健康,老公的事业和健康,等等。一直以来,她眼里有且只有自己的贪吃和虚荣,从未认真想过这个家的未来,把一手原本很漂亮的牌,打得极其糟糕。

相反,大刘的老婆虽为一个小学都未毕业的准文盲,但在生活上却是极其细致整洁,一个女人精心伺候着一家三口男人,不但是一位贤妻良母,而且在老公的身体和事业,特别是孩子的教育问题上大功卓著,把一手原本不为人看好的烂牌,玩成了“人生大赢家”。

究其原因,她们的区别何在?肯定不在文化层次上,也不会在夫君的能力和经济条件上,而恰恰是她们自身的品性上。

这些年,蔚蓝见过太多那些外表光鲜,但家里却乱得像鸡窝的女人。说实话,对于这样的女人,我根本没办法有好感,更多的时候只会头痛,我根本无法想象她们所谓的光鲜和品质生活,究竟可以依靠什么样的方式建立起来,并且出路究竟在哪里。或许她们的日子,就像不断累加的高利贷,虽然用的钱一分没少,但人生的债台却越来越高。

因此,我们常说“女人家,女人家”,那么女人对于一个家到底有多重要?在蔚蓝看来,女人作为家庭之根,女人轻浮则家道不稳,女人懒惰则家门不兴,女人邋遢则家庭必藏污秽灾难。

或许正因为受着诸多此类潜移默化的影响,所以一直以来,蔚蓝对那些勤劳爱干净的女人,都有着一份崇高的敬意。甚至我还认为,一个女人是否真的爱干净,恰恰是一个女人MV(伴侣价值)的核心所在。但凡是那些勤劳爱干净的女人,往往都会自带光环与魅力,无论她们遇到什么样的男人,无论她们生活在多么困苦的环境,她们终将有能力把日子越过越好。

和这样的女人一起生活,无论男人在外面临多大的诱惑,有多么地呼风唤雨。也不管男人怎么在外飘泊,有多么地穷困潦倒,但终会有家为根,而这样的女人和这样的家,也终会成为他们人生最大的底气。因为,他们只要一回到家,心就会安静放松下来,就会有一种魔力帮助他听到内心最真切的声音,他们就会有一份心力去享受江湖之外的人生美好。

------------关注微信------------

天空永远蔚蓝:知名情感专家,专栏作家。 微信公众号:mydarlingliling

擅长以男性的理性和细腻分析各种婚姻情感问题。加个人微信xiaotiantian060624

<< 有些女人,一辈子都在和婚姻讲条件... / 女人有种品质,叫做自己赚钱自己花...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