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 博客乱炖

 

这样爱较真的男人,还能要吗?

记得,早先我写过一篇文章《嫁给一个爱较真的男人,究竟有多可怕》。但今天这篇文章,咱们不讲道理,就讲讲老宋的故事。

老宋是一个爱读书的人。四书五经,天文地理历史和时政全都喜欢看。于是,书看多了就能言善辩,就喜欢引经据典,旁征博引地去讲些大道理。

所以,结婚这些年,但凡家里的大事小事,他都能找到最合理的好办法。哪怕是,平时家中三个人有点小分歧,老宋也都能一一分析得条条是道,把老婆阿慧和孩子说得哑口无言。

就拿孩子想吃冰淇淋这件事来说吧。看着其他小伙伴天天吃,儿子早就忍得不行,于是阿慧心肠一软,就偷偷给孩子买了一根解解馋。

本来吃了也就吃了,但老宋回家后看到垃圾桶里的冰淇淋袋子,便开始讲起道理来:我早就说过,我不让孩子吃冰淇林并不是舍不得钱,而是这种东西对孩子的身体特别不好。你们知道这种冰淇淋在工厂里面是怎么做出来的吗?估计他们成本连五毛钱都不到,这样的东西能吃吗?而且,你知道里面有多少我们肉眼看不到的病毒细菌吗?估计可能连大肠杆菌都会有!

阿慧忙解释:没事的,不就偶尔吃一根吗?

老宋:什么叫不就偶尔吃一根?有一根就会有二根,吃着吃着就习惯了。孩子不知道,难道你大人还不懂吗?就算要吃,也应该吃好点的吧?

为了让老宋闭嘴,阿慧连忙回答:那冰淇淋是我吃的,和孩子没关系!我就爱吃这种口味的。

阿慧这样一讲,老宋更要好好讲一讲:你这样就更不对了。凭什么你做父母的可以吃,孩子就不能吃了?父母不严格要求自己,何以要求孩子?你这样,虽然看上去是一件很小的事,但会严重影响到孩子对父母的认可。他会觉得父母就是压迫阶层,时间长了,会让他叛逆反抗,会为以后造成特别大的教育隐患。

阿慧实在听不下去:哎呀,老宋,你不要老是唠叨个不停好不?不就一根冰淇淋吗?我老实交待吧,冰淇淋是我主动买的,但吃是你儿子吃的,我不是那种只顾自己的父母,我怎么可能自己吃不给他吃呢?

老宋:你这一会儿左,一会儿右的,我到底该相信哪一句?而且你还当着孩子的面。你让以后孩子怎么相信你?最根本的是,你竟然还在帮孩子打马虎眼,为他开脱,你这种没有是非原则的教育方法,一定会害了孩子。小事不注意,以后一定会出大事的!

阿慧:嘿,你这样说有意思吗?得理不饶人是不?我们就是想吃两根这样的冰淇淋,不想让你知道,怎么了?难道你还要我们吐出来不是?吃两根冰淇淋至于让你这么心痛,这么认真吗?

听阿慧这样一说,老宋脸都气青了:我刚刚说了,我不是舍不得钱。就算要吃,也应该吃好一点的。请不要偷换概念,蛮不讲理好吗?而且,我看重的是家庭中的规矩,是父母对孩子的影响……但你却一再当着孩子的面,公然挑战我。你这样下去,我真的没办法说了,自古以来,慈母必败儿!

于是,一场由“偷吃”冰淇淋而演变成的家族纠纷便由此而起。老宋心里憋屈,阿慧气得发疯,孩子不明觉厉。

诸如此类的事情,在他们家几乎每个星期都会上演。本来都是无关紧要的鸡毛蒜皮的小事,但老宋总喜欢分出个是非曲折,把道理给你一条条地理清楚了。

还有一次,阿慧在朋友圈做微商的老同学那里,帮老宋买了一件某国际品牌的运动服。但收到后,老宋却发现是贴牌的 假 货,于是便质问阿慧:你在买这衣服的时候,你那同学不是打保票说是百分之百真品吗?她怎么可以连自己的同学都骗呢?

阿慧:是的,我也发现是假的。下次不到她那里买了!

老宋:我说的不是下次,而是这次。这次我们买到了假货,而且还是这么熟的人,那人太不地道了,必须找她退货。

阿慧:啊?买都买了,真要退货我落不下这个面子啊。

老宋:有啥面子不面子的?她卖假货给咱们的时候,怎么就没考虑过面子啊?

阿慧:我是说,我要面子。她可以不要面子,我不能不要面子!咱们吃一堑长一智就好了呀!

老宋:你这样是死要面子活受罪。既然她不要面子,我们为什么要给她面子?

阿慧:不就几百块钱,我和她都是以前玩得特别好的同学。

老宋:阿慧,这不是钱的问题。你这是为虎作伥,助长社会的歪风邪气和不诚信!

阿慧:老实说,其实她这个价钱本身就比商场里面的正品要便宜到一半了。所以,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

老宋:那她有没有说过百分百正品呢?如果不是,为什么要骗人?就算我要买假的,也不至于花这个价钱买吧?像这种衣服在外面地摊上买,一百块钱两件。

阿慧:反正我是不会退的,我开不了这个口,以后我们还要见面。你要好意思说,你自己说去!

老宋:好,我说就我说!到时候你就别怪我太过分。

阿慧:……你要是敢说……我就和你离婚!

老宋:你们女人怎么都这样啊?就这点破事事,而且还是你自己做错了的事,为什么就不能面对错误,却还要和我离婚?

阿慧:我不想说什么,反正也说不过你。你要还当我是你老婆,就不要再过问这件事。

老宋:一码归一码,你不要老是胡搅蛮缠好不?我们夫妻关系,和这件事有半毛钱关系?

阿慧抱头痛哭……她知道这个时候,自己再怎么说都没用了,遇上这样一个爱较真的男人,那就是她的命。